刺耳的掌声

活五就算了,蛋五。

火精灵除外!!!

君袖.:

立个flag.
如果抽到蛋五和活五。
我就写篇关于他的同人文。

楚德湖的黄昏

        傍晚时分,属于诺/夫/哥/罗/德的军营里溜出来一个人影。爱德华一直沿着路边走,浑身骨头像是要散架一样。疼,从心里刺出般的疼。贝什米特与他引以为傲的军队输了,整座军营都能听见马库斯的尖声咒骂。趁着斯拉夫人的注意力都在那群日耳曼人身上,他偷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佩/普/西。也许他的年龄比自己大不了多少。①冰块上残余的血迹已经凝结变黑,远远看上去,好像他的身上结了无数伤痂。爱德华想冲过去拍拍他的老伙计,可他怎么都动不了。依稀可见其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,没有人认得出他们曾经称呼自己为埃斯蒂人还是罗斯人②。他绕过芦苇丛,挨着佩/普/西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湖在发怒!在风的引领下,冰块与冰块互相冲撞、攻击、斗争。托条顿重装骑士的福,靠近他的湖面已几乎没有碎冰,怒涛掀翻了一切。他能听到从冰面之下传来的声音,那被囚禁了一整个冬天的怒吼:没有什么能将我们锁住!爱德华觉得自己的目光里一定充满了悲哀。

         正在他一动不动地凝视佩/普/西湖时,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视线。他本来以为那随波起伏的物件是某块倒霉的木头,可随着其越来越接近自身,爱德华惊得从地上弹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不是什么木头,那是抱着一具尸体的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呸,”少年将体型比他大一倍的尸体摔到地上,吐掉口中的腥水,“我想可能是尤里耶夫人③。”爱德华凑近了尸体,双膝着地。他某一个同胞的目光越过了他,看向了南方乌加季的松林。他偷偷地碰了碰对方胡子拉碴的脸,声如蚊鸣:“你就像一头熊。④”

        “罗斯为尤里耶夫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而他的主人转眼间就投向了费林的怀抱。”⑤对方的声音比以往每一次都更显洪亮。

        “感谢您还称这座湖为我的湖。”⑥爱德华抱起尸体。“埃斯蒂永远不会相信高于太阳的东西。”⑦

        在他视线的尽头,落日将自己染成了和湖面同样的颜色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①佩普西(Peipsi)即爱沙尼亚语对楚德湖的称呼,其德语名(Peipussee)和英语名(Peipus)也来源于此。对于爱沙尼亚领土上最早出现人类活动时代,Estonica的说法是约公元前九千年。维基上现代楚德湖形成的结束时间为一万两千年前,即约公元前一万年。
②至于那群套在铁桶里的日耳曼人实在是太容易发现了。维基给出的数据是有一千左右的爱沙尼亚人参与了日耳曼人的队伍。
③指塔尔图人。
④乌加季的权力中心Odenpeh(今爱沙尼亚奥泰佩Otepää)在爱沙尼亚语中意为“熊头”。
⑤1030年,此时的诺夫哥罗德王公雅罗斯拉夫一世·弗拉基米罗维奇(智者)攻占了此地并于此修建了自己的要塞,并命名其为尤里耶夫。1224年,日耳曼的圣剑骑士团攻占了尤里耶夫,除了留下一名罗斯人向诺夫哥罗德报信外,这里驻扎的全体罗斯人和爱沙尼亚人都被杀死。 而此前,“Odenpeh was happy over the rule of bishop Hermann (维基)”。 
⑥楚德湖译自俄语对其的称呼(Чудское),而“楚德”这个词通常用来指代爱沙尼亚及他的兄弟们。
⑦It is possible that the Orthodox church had attempted the same(指传教的事情), from Novgorod or Polotsk, although there is no written evidence to prove it. (来自Estonica)